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輪迴丹帝 > 第1章 萬年之後

輪迴丹帝 第1章 萬年之後

作者:語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04 23:50:15

-

“大靖王朝白鹿宗?”

“我居然重生了!”

淩雲豁然睜開雙眼。

他麵容明明看起來隻有十五歲,但瞳仁裡蘊藏的眼神,卻彷彿曆經滄海桑田,萬古歲月。

無數記憶,如狂風暴雨,在他腦海裡席捲。

他乃造化丹帝淩雲,神界天賦最強,也是造詣最高的煉丹師。

在神界,他一手煉丹術出神入化,無數在眾生麵前高高在上的大帝,到了他麵前都要畢恭畢敬,求他煉丹。

然而,他卻被最信賴的弟子玄女大帝坑殺。

玄女大帝,天資縱橫,年幼時被他發現,收為弟子,傾心栽培。

短短數千年,玄女大帝大放異彩,成就神域十強大帝之一,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後來淩雲依靠強大煉丹術,機緣巧合下打通一太古遺蹟,找到太古時空至寶時空鼎。

如果能掌握時空之力,就有極大可能突破神境,達到傳說中的無上之境。

淩雲信任玄女大帝,在煉化時空鼎時,讓玄女大帝為他護法。

豈料玄女大帝竟生出歹念,趁機對他發動致命偷襲,活生生將時空鼎從他體內挖了出來。

“哈哈哈,玄女,枉為師那麼信任你,你卻狼心狗肺,偷襲擊殺我,但你做夢都想不到,我會死而複生吧?”

淩雲放聲狂笑。

過了會,他臉上笑容收斂,雙目變得無比幽寒:“得到時空至寶的你,恐怕已突破神境,成就無上主宰。

但那又如何,既然我淩雲已重生,那你就給我等著,當初我能將你栽培起來,將來就能將你打落塵埃!”

“這一世,無人能阻我登臨無上之路。”

“亂我心神者,殺!”

“逆我意誌者,殺!”

“阻我武道者,殺!”

“天上地下,無不可殺之人,殺殺殺……”滔天殺機,宛若滾滾雷霆,在淩雲內心轟鳴醞釀。

好在他本是絕世丹帝,又曆經死亡,意誌已磨礪得無比強大,很快就平靜下來。

這具身體,命魂破碎?”

過了會,淩雲皺眉。

如今,距離他前世已過去萬年。

他重生於一同名少年身上。

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乃大靖王朝白鹿宗之主。

可惜名頭聽起來很響亮,境遇卻無比慘淡。

他的命魂,已完全破碎。

能得到宗主之位,純粹是原宗主死亡前指定給他的。

會被原宗主選定為繼承人,可見淩雲最初並不是廢材。

就在一年前,他還是白鹿郡最耀眼的星辰,十四歲便達到半步武師,絕對的天才。

然而,也就在一年前,宗門遭受罕見的獸潮。

宗門損失巨大,原宗主為抵擋獸潮隕落,淩雲也在那場災難中廢掉命魂。

臨死之際,原宗主將位置傳給淩雲。

可惜他不知道淩雲命魂已廢,成為宗主後彆說宗門高層,就連普通的弟子都不把他當回事。

縱然以前淩雲意誌還不錯,也經受不住這樣的打擊,變得自暴自棄。

三天前,他在青樓與白鹿郡另一大宗萬象宗少宗主楊逍爭風吃醋,被楊逍打成重傷。

被人抬回宗門救治,最終還是於今天一命嗚呼,從而有了丹帝淩雲的重生。

“楊逍對我造成的傷勢雖不輕,但絕對不至於致命,此事有問題。”

淩雲立即查探自身。

“煞靈丹力!”

隻是片刻,他便察覺到真相。

那暗中做手腳之人很謹慎。

若對方用毒或施展其他手段,很可能會被人發現。

但煞靈丹內蘊含的煞靈,屬於靈魂之體,無形無色,專傷人的靈魂。

若非他在丹藥上的造詣超凡脫俗,恐怕真發現不了這陰毒手段。

看來,是有人在處心積慮的害他。

“大長老!”

淩雲目光冷冽。

大長老曲廣通是這宗派內,少數他還信任的高層。

這次重傷,也是由大長老在為他療傷。

他被人暗殺,絕對和大長老脫不開關係。

正當他觀察這時,識海內忽然傳出一股詭異吸力。

汩汩汩……轉眼間,他體內的煞靈,居然就被這吸力給吸得乾乾淨淨。

淩雲連忙感應識海,瞳孔猛地收縮:“時空鼎核心?

你怎麼會在我體內?”

時空鼎明明被玄女大帝從他體內挖出來,可核心現在竟跟著他轉世,這實在讓他震驚。

“宗主你快醒來啊。”

不等淩雲繼續研究時空鼎核心,一道焦急的聲音,忽然從房門外傳來。

緊接著,一名黑壯少年推門進來。

淩雲抬頭,漆黑的瞳仁望向他,略顯溫和:“曾虎?”

曾虎是宗內外門弟子,是少數真正將他當成宗主的人。

見淩雲是醒著的,曾虎先是一愣,隨即便大喜:“宗主,您醒了?”

淩雲笑了笑:“你急著來找我,可是有事?”

聞言,曾虎也顧不上其他事,急忙道:“蘇師姐她正在和萬象宗的人對峙。”

“萬象宗!”

淩雲臉色一沉。

儘管這具身體不是萬象宗害死的,但萬象宗少宗主楊逍打傷他,顯然是一切根源。

且這萬象宗,與白鹿宗矛盾由來已久。

昔日,白鹿宗巔峰時,是白鹿郡最強宗派,萬象宗隻能屈居第二。

可如今,萬象宗遭遇獸潮打擊,老宗主隕落,實力大減,萬象宗明顯野心膨脹,近來對白鹿宗的挑釁越來越多。

淩雲被楊逍打傷,隻是這種衝突的展現之一。

不過他暫時無暇思考這麼多,聲音冷峻中透著關注道:“蘇師姐如何了?”

蘇晚魚,是淩雲的師姐。

即便當上宗主,由於習慣他還是稱呼蘇晚魚為師姐。

在原淩雲殘留的記憶中,對於這位師姐,印象不是很好。

因為蘇晚魚對原淩雲很是冰冷嚴厲。

但如今的淩雲,已非過去的淩雲。

他曆經無數滄桑世故,瞬間就判斷出蘇晚魚冰冷下隱藏的真情。

很顯然,蘇晚魚對淩雲纔是真的好。

之所以冰冷嚴厲,是出於一種恨鐵不成鋼,怒其不爭的情感。

反觀大長老那種表麵溫和,騙的原淩雲信任的人,纔是居心叵測的偽君子。

“這段時間,宗主您一直處於昏迷,宗門的事都由師姐替您操勞,我看她很疲憊。”

曾虎知道淩雲對蘇師姐很有成見,拚命為蘇師姐說好話,“但萬象宗的人來鬨,她還是強打起精神來應對。”

淩雲眼裡閃過一抹柔意,接著又冷聲道:“萬象宗的人來做什麼?”

曾虎小心翼翼的看了淩雲一眼:“他們說宗主你和楊逍打賭失敗,賭注是老宗主傳給您的鎮宗之寶白鹿劍。”

“我可不記得,我與他們打過這樣的賭。”

淩雲陰沉道。

他搜遍原主人的記憶,也冇找到關於打賭的資訊。

“但他們拿來了一張賭約,上麵還有宗主您的手印。”

曾虎道。

淩雲目光一冷,立即就明白是怎麼回事。

當時他被楊逍打傷,腦袋昏昏沉沉,這手印多半是萬象宗強行拿他的手指按的。

打傷他不說,還圖謀他的至寶,萬象宗這行事作風,真是夠絕。

“走,前麵帶路。”

淩雲寒聲道。

曾虎搖頭:“不是,宗主,我來這,隻是讓您藏起來,彆讓萬象宗的人找到,您出去隻會幫倒忙啊。”

顯然他也不認為淩雲有什麼能力。

“是男人,怎麼能躲起來!”

淩雲道。

曾虎詫異的看著他:“宗主,您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樣了。”

以前遇到這種事,宗主是巴不得有多遠躲多遠。

“少廢話,趕緊帶路。”

淩雲冇好氣道:“我還冇找萬象宗算賬,他們竟敢上門叫囂,這次要是不打碎他們牙齒,讓他們自己嚥下去,他們恐怕真把本座當軟柿子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