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命之途 > 楔子

命之途 楔子

作者:莫若夢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01 00:23:00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仙音嫋嫋,霧海濛濛,靈氣氤氳,豈是人間可見?因為這正是仙界!

然而,這般絕美仙境卻被一陣呼嘯聲打破。

極目望去,隻見一對俊俏男女禦空而來,其勢快若流星。

細細看去,隻見那個女子約雙十年華,一襲玄色衣裙因極快的速度而獵獵作響,玲瓏有致的曲線也因此被勾勒而出。那女子麵色微微潮紅,略帶病色,不過這不但不影響她的絕美,反而使她顯得更楚楚動人。

隻是她眼中時而閃現的煞氣顯得格外的詭異,略顯得妖媚。而且她全身散發著淡淡的魔煞之氣,魔煞之氣雖然極淡,卻顯得格外純正,隻是好像是被刻意的壓製著,若隱若現。

那女子懷中抱著一個男嬰,尚在繈褓之中。嬰兒稚嫩可愛,皮膚白皙嫩滑,微微散發著一縷神聖宏博氣息和一種類似女子的魔煞氣息,這兩種迥異的氣息相互纏繞,卻能共存,令人咋舌不已。

那女子一邊禦空飛行一邊向後望去,後麵隱隱有點點身影,看到這些身影逼近,她眼中的煞氣更濃。隻有望向身邊的男子時才顯出濃濃的溫柔之色。

再看他旁邊的男子,那男子俊朗出塵,劍眉星目,挺拔的身姿,一襲白色長袍,整個人渾然一體,豐神如玉。

與女子不同的是他渾身散發著如那孩子般神聖宏博的氣息,這更使得他一身灑脫之意儘顯。他雖和那女子一樣在急速飛行,卻顯得從容不迫,淡然若水。

“昊哥,今天我們還能逃出去麼?”那個女子眼眸眨動,滿臉的擔憂之色。

“嗬嗬,月妹,擔心什麼,大不了跟他們大乾一場。雖然我們因為生下天兒而使得功力大損,但我們畢竟已經成神,境界猶在,豈是這些仙人所能比的。”男子邊說邊看向女子懷中的嬰兒,滿臉的豪氣乾雲。

“雖說我們已經成神,但也隻是剛剛踏入這個境界,如今更是因為誕下天兒而使實力大大折損,我怕……”那女子低頭看了看懷中的嬰兒,滿臉的憂慮漸漸變為慈愛之色,欲言又止。

“有我在,我是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們母子的。”男子淺淺一笑,一如既往的淡然,卻讓人有種不容置疑和值得信賴的從容。

聽了男子的話,女子心神稍定,隻見她眼中厲芒一閃,道:“嗯,我也不是吃素的,想我當年在魔界“煞魔女”的稱號可不是浪得虛名的。惹急了我,哼哼,今天我就血洗仙界,我可好久冇動手了,手癢得很呢!”

“你呀你,讓我怎麼說你好呢,都已經是做母親的人了,還那麼嗜殺,教壞孩子可不好喲,哈哈……”男子揶揄道,身子卻突然停了下來。

極快的速度下突然停住,男子的修為由此可見一斑。

“昊哥,你……”

那女子撅了撅嘴,女兒嬌羞之態一覽無遺,欲說還休,卻也是迅速停下身形,看向四周,臉上擔憂之色更濃。

語音未落,隻見這對夫婦前方忽然眾多人影電閃而至,然後四散而開將他們重重圍住。但都保持一定的距離,冇一人向前移動,隻是遠遠圍著,顯然是有點懼怕這對夫婦,抑或在等什麼人。

他們後方、左右兩個方向遠遠地道道人影急速飛行,顯然也是衝著這對夫婦而來的。

“不好,後麵,左麵,右麵也有人,看來這次他們為了抓我們可是下了不少功夫,哼。”男子眉頭微微皺著,語氣中略帶寒意。

話音未落,其它各方向的人已到,在原來的包圍圈外又重重的圍了幾圈。

“昊仙尊,隻要你留下魔女墨月,就可以安然離開,以後你依然是仙界的仙尊,不知你意下如何?”一名年約四十的中年仙人越眾而出,對著那男子一揖,語氣些許敬畏些許鄙夷,顯得矛盾之極。

“哈哈,無名小卒,也敢大言不慚,你把我袁昊當成了什麼人?”那男子怒極反笑。

他長袍輕拂,一道磅礴的能量匹練衝著那仙人而去。

“砰!”

“啊!”

那中年仙人慘叫一聲,毫無招架之力,倒飛而去,繼而化為齏粉,血霧浸滿長空。

“袁昊兄,何必為此下人動怒,有份。”遠遠地,一道聲音傳來。

語音未落,又有八道人影顯現,快若閃電,頃刻間已來到眾人之上,然後飄然落下,在眾仙人之內分八方之位將那對夫婦又圍了一圈。

“參見各位天主大人。”

原本圍著那夫婦的眾人對著那八人恭敬的躬了躬身,齊聲道。

“哈哈,看來我袁昊的麵子真大啊,九天天主一下來了八位。不過中天天主怎麼冇來,莫非她念及我們兄妹之情,不願與我為敵?難道她就不怕天尊那老頭降罪麼?”袁昊欣慰的一笑,而後一道擔憂之色凝在了臉上。

“中天天主已經被天尊大人封印,身為仙界九天天主之一,不思斬妖除魔,卻與魔道中人稱兄道妹,真是有辱仙界天主臉麵,哼。”站在正北方的那位天主重重一甩長袍,冷哼一聲,臉上充滿了鄙夷和不屑。

“你說什麼!小妹她怎麼會被封印!”袁昊雙目怒睜,鎖定北方天主,氣勢徒然攀升。

“中天天主得知天尊要誅殺魔女後,妄圖給你們報信,被天尊大人lán

jié,然後就如玄天天主所說了。”在東方站立的那位天主接過話,那氣度飄飄然,真非常人也。

袁昊望向東方天主,隨後神色微微一黯,喃喃道:“唉,那傻丫頭,何苦呢。你讓大哥怎麼報答你這份恩情啊呢能把她怎麼樣。待得我們這件事了後,應該就會被解封了,你就不要再擔心了。”墨月微微一頓,向四周看了看,繼續道:“如果我們這次能逃出去,我們找機會再好好謝謝她吧。”

袁昊臉色稍霽,道:“希望是這樣吧,這份情就欠下了,以後我們再慢慢還吧。”

“閒話就到這吧,昊仙尊。怎麼樣,你們束手就擒吧,今天你們無論如何也是逃不出去了,何苦再垂死掙紮呢?”這時,在西方的顥天天主突然道,語氣中帶著些許不耐煩。

“哈哈……”

隻見袁昊仰天長笑,手指向顥天天主,語氣豪邁不羈:“你也太小看我了,在我袁昊的世界裡,隻能戰死,冇有束手一詞。”

墨月聞言,向前一步:“素聞九天天主有一套九天誅魔大陣,不知缺少了我那妹子,你們還有什麼能拿出手的本事呢。”

“魔女,休得猖狂,吃我一記烈火焚天叉。”南天天主怒髮衝冠。

聲音未落,他體內祭出一柄赤紅色的三尖叉,三尖叉上濃濃火焰之氣縈繞,向著墨月狠狠擊去。烈焰焚天叉甫一出現,四圍的空氣隨之一凝,彷彿憑空被抽乾了般。

看著這怒雷一擊,墨月臉色不變,靈動的眼眸紫光隱現。她左手輕抱著嬰孩,右手輕握,緩緩一拳,對著那飛來的烈火焚天神叉而去。

“砰!”

隨著一聲悶響,烈火焚天叉倒射而去,去勢更勝來時。

南天天主看著倒射而來的烈焰焚天叉,臉色微凝,左腳前移,右腳微弓,右手前伸,抓向那焚天叉。

“啪!”

南天天主抓到了焚天叉,正要收手。不料焚天叉其勢未衰,繼續向後激飛。

“呀!”

南天天主大喝一聲,左手也抓向神叉,體內仙元力急速運轉。

“嘩!”

南天天主倒退了十幾步才穩住身形,在其身後的幾位仙人頓時如被殃及的池魚,被撞得七零八落。

南天天主凝視墨月,驚恐無比。

突然,南天天主感覺雙手一痛,定睛一看,隻見那雙手上一縷縷精純的魔煞氣繚繞,顫抖不已,短時間內竟然有點不受控製,顯然是被墨月的魔力侵蝕了。

墨月的輕輕一拳,竟如此恐怖,眾仙人無不駭然。

“烈火焚天叉?還焚天呢,我看叉小魚還行,笑死我了,哈哈……”墨月巧笑倩兮,嘴角掛著一抹淡淡的嘲諷。

“近神者,這怎麼可能,他們已經走到了這一步麼?”南天天主喃喃道,神色中中滿是震驚,對墨月的嘲笑都恍若未聞。

“紫曜魔瞳!”東天天主見多識廣,看見墨月紫光隱隱的眼眸,驚呼道。

“唉,生下天兒,他吸取了我們的神魔力,使我們的實力倒退的隻有這種地步了麼?”旁邊袁昊低聲道,估計這話讓南天天主聽到,他想死的心都會有了。

這時,北天天主上前一步,大喝:“還等什麼,佈陣。”

其餘七天主齊齊上前一步,隻見八人祭出八種wu

qi。八天主手勢各異,迅速打出各種手印。隻見八種wu

qi在天中按八方排位,八種迥異的能量相互交織。

頓時,天地為之色變。能量匹練使周圍空間不停的顫抖,空氣也似乎變得粘稠起來。

“不好,冇想到隻有八位天主也能組成陣勢,快回來,月妹。”袁昊神色一變,對著墨月高聲道。

“嗯,昊哥,怎麼辦,我們能受得了這種陣勢,但是天兒呢。雖說他由於我們都已成神而繼承了我們的些許能力,但畢竟還小,我怕……”墨月滿臉的焦急之色,看著懷中嬰兒,欲言又止。

袁昊看了看天上漸漸籠罩而下相互交融的八種能量,神色逐漸堅定,道:“月妹,現在隻有用我們的本命丹器了,結成陰陽守護大陣。由於我已成神,你也成魔,力量是陰陽互補。本命丹器相互融合能形成一縷混沌之力,而天兒的也繼承了我們……”

“嗯,好好,就這樣,快點,晚了我怕天兒會有危險!”墨月打斷了男子的話,有些迫不及待。

袁昊看了看墨月懷中的兒子,然後麵向墨月,神色一黯,道:“隻是這樣,我們就會更加虛弱,怕隻能自我封印了。”

“我們自我封印了,天兒怎麼辦。你不是說天尊名義上說是誅殺我,其實是想抓我們的孩子嗎?為什麼會這樣呢,他隻是一個剛剛出生的孩子啊?”墨月神情甚是激動,還有濃濃的不解。

袁昊神情顯出一絲憤恨,喃喃道:“天兒因為繼承我們各自的體製而能陰陽互補,進而生成混沌之力。天尊老頭一定是想到這點了,他是想得到混沌之力,唉。這真是成也混沌,敗也混沌啊。”

“那我們怎麼辦,自我封印了就冇法再保護天兒了,陰陽守護大陣冇有我們催持是不能長久運行的。”墨月臉上憂慮更甚。

“看來隻能把孩子送到下界去了,在下界,仙人是不能去的。”袁昊目光一凝,神色漸漸堅定起來,看見女子依依不捨的表情,又繼續道:“隻是這樣孩子就要一個人了,以後怕是少不了要吃些苦。”

墨月不捨的神情更甚,哀求地看向袁昊。

袁昊心裡猛然一慟,卻高聲道:“我袁昊的兒子,這點苦算什麼,經曆千雕萬琢,方能成器。”

“唉,隻能這樣了,等會我們合力,然後引導著八大天主陣法之力,打開一道下界空間通道,將天兒送下界去。”墨月彷彿下定了決心般,隻是在看向懷中孩子的時候,慈愛之色愈甚。

袁昊他們在這裡交流,雖然描寫起來時間很長,但是他們是在用神念交流,外界時間也隻是過去瞬間罷了。

袁昊狠狠一甩頭,強迫自己不再去看那嬰兒,大喝:“出!”

隨著聲音,一根通體瑩白的玉簫從體內祭出,撒發著盈盈白光,顯得神聖非常。隱隱間,一聲聲清脆悠揚的簫聲響起。

“出!”

見袁昊祭出玉簫,墨月也一聲低喝。隻見一件散發著濃鬱烏光的古箏隨之而出,那古箏通體如墨,撒發著濃濃的魔煞之氣,隱隱間,錚錚的琴聲不絕於耳。

然後兩人迅速的打出眾多手印,隻見玉簫古箏相互旋轉,白光墨光相互融合,將他們三人環抱於中。

這時,八天主也準備完畢,八道能量融合成一道,向著二人擊來。

“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袁昊一聲大喝,然後體內白色能量磅礴而出。仿若心有靈犀般,墨月體內也湧出墨色能量,與之相融,彙成一道,引導到八天主能量上。隻見天地電閃雷鳴,能量匹練呼嘯擊向下去。

“撕!”

彷彿裂帛般,一條空間裂縫隨之而出,卻有隨時都能癒合的趨勢。

“月妹,放手吧。”看著旁邊滿眼淚光,緊緊懷抱兒子的妻子,袁昊心中的痛,撕心裂肺。

“孩子,媽媽不能照顧你了,以後要好好照顧自己。”

墨月緩緩放開緊抱的雙手,淚珠滴撒在兒子臉龐,向四周飛濺而起,晶瑩剔透,恰似一顆母愛的心被撕扯的稀碎。

那孩子脫離了墨月的手,卻也不下墜。古琴和玉笛環繞著他,漸漸撤去了對墨月和袁昊的環繞。

“哇哇,哇哇……”

也許是知道要跟父母離彆,那嬰兒淒楚的哭聲響徹天地,聞之讓人心慟。

“孩子,以後你就要一個人了,堅強些,不哭,要開心啊。”這是一個偉大母親最後的話,是送給兒子最後的禮物。

“嘻嘻……”

彷彿聽懂了母親的話,那哭聲戛然而止,嬉笑聲隨之傳向母親,彷彿是在安慰母親般。隨後在古琴玉笛的環繞下遠遠而去,消失在空間裂縫之中。

裂縫隨後迅速癒合,彷彿從來就冇有被撕開過。

隻是,那顆慈母的心,卻怎麼也不能像這天地裂縫般被縫合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